李胜男 《执子之手,将子拖走》萧墨言-小甜橙书屋
第一章:老娘要跟你离婚
06-01 11:03发布 | 1055字
+A -A 纠错
“噔噔噔——!”
我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气势汹涌杀到萧墨言的办公室,不等秘书反应过来,就把办公室大门给踹开了。
里面居然没人,我眯了眯眼,看向前台秘书,她害怕极了的目光指了指电梯处,小声说:“总裁……在……在开会!”
开会是吧!很好,我再次气势汹涌去了会议楼层,一脚踹开了会议室的大门,大声吼:“姓萧的,老娘要跟你离婚!”
空气刹那间寂静,所有人都像是在看疯子似的看着我,包括萧墨言。
面对他那晦暗不明的目光,我清了清嗓子说:“萧墨言,我要离婚,从此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两不相欠!”
语罢,便听见有人在窃笑,似乎在嘲笑我的愚昧。
也是,不能怪这些人这么想,因为当初萧墨言娶我的时候,就是顶着业界上‘眼瞎’两个字娶我的,现在我要跟他离婚,就等于此刻我脑门上写着‘脑残’两个字!
在我以为他会毫不犹豫答应离婚的时候,他居然只是淡然地甩了一句话:“你闹够了吗?我在开会,有什么事回家再说。”
我错愕,我震惊,甚至没有想到接下来要说的话,然后我就被他拎出了会议室,摁在墙上。
他看着我说:“我的婚姻里,从来没有离婚两个字,只有丧偶!”
很好,他居然在威胁我!
我特么一个女警官,居然被自己的老公威胁,说出去我的下属怎么看我,这个婚,我李胜男是离定了施斌聊斋!
“走着瞧道门秘术!”我不服输,将他推开,甩了甩一头利落的短发,潇洒离去,反正今天我要说的话已经说了。
回到家,果不其然又看见了那个小婊砸苏婉,我的婆婆可稀罕她了,拉着她的小手一个劲地说笑,看得我心里就跟塞了木头似的。
哼!我不屑之,噔噔噔地往楼梯走去,眼不见为净!
身后幽幽传来我婆婆那冷热嘲讽的声音:“咳,有些人就是没有教养,都嫁过来一个月了,还跟个莽汉似的不懂礼数。”
瞧瞧,这就是我的婆婆,打心里没把我当儿媳,反倒是天天惦记着让我把萧太太的位置让苏婉坐。
我不想理她继续上楼,身后又传来苏婉那娇滴滴温婉动听的声音:“阿姨,胜男她是警察嘛!警局里都是男人,所谓近朱者赤不能怪她。”
瞧瞧,白莲花就这德行,水谷雅子摆明了说我不是女人,偏偏老娘不吃你这套!
我转身,气势凌厉大声说:“得了,你们唱双簧的戏码可以打住,你儿子我不稀罕!”
很好,我婆婆的脸色已经成功变了色。
我继续火上加油,对着苏婉说:“还有你的梦中情人,我还给你,反正老娘已经用过了,你就将就着别嫌脏,继续用吧!”
苏婉的脸色那叫一个精彩,由黄转红,红转青,最后变成黑色。
我看得简直神清气爽,让你天天往这跑,让你天天装乖巧把我衬托得那叫一个磕碜,不就是想把我赶走嘛!
哼,我家遗传的基因啥都不多,就是倔强且骨头硬,从来不屑抢别人的东西,包括别人的男人!
第二章:辉煌往事
06-01 11:04发布 | 1093字
+A -A 纠错
为什么说不屑于抢别人的男人呢?这件事要牵扯到两个月之前,总而言之我能嫁给萧墨言多亏了我妈的功劳。
我叫李胜男,上面有四个姐姐,我爸妈都想要个儿子,所以就叫我胜男,为的是让男孩的基因强大过女孩的基因。
后来,我真的多了个弟弟,所以这名字挺好使,但有利必有弊,可能是名字的功效太强大了,所以我是全家人最汉子。
由于过于彪悍我二十八岁就当上了警局的长官,但也从来没人把我当女人看,导致眼看奔三了男朋友还没着落。
当初我不在意,直到我那娘娘腔的弟弟带了个女朋友回家,顿时就炸了,家里人对我的婚事感到十分之着急,开始给我各种相亲,结果是没有一个男人看得上我的彪悍!
最后,我实在不能理解为什么那么娘的弟弟都可以有对象,我就没有呢?
嫉妒使我扭曲,我拉着死党去喝酒,然后就出事了。
根据事后我那死党还原当时的情形是酱紫的,我喝多了,然后逮了一个帅哥就拉着去开房,我力气大如牛根本无人可挡!
死党担心我玩大会出事,于是赶紧给我那家中老妈打电话求救,结果是我妈带了一群人过来,什么三姑六婆七大妈八大婶的个个拿着手机摄像机什么的把那房间的门口堵了个水泄不通!
用我妈当时的话说:“要抓贼拿赃,必须把胜男嫁出去!”
然后……我就真的嫁给萧墨言了,犹记得当时他那脸色就跟吃了蛆似的难看,后来我又发现原来他有心上人啊!
诶,到底是我当时酿造的错事,萧墨言是无辜的,被我辣手摧花上了之后还得顶着眼瞎的头衔娶了我。
现在他的心上人回国了,我身为人民警察不能耽误人家一辈子。
我是铁了心要离婚,哪怕萧墨言那货看起来再秀色可餐,咱也不可以干这档子缺德事儿。
可是我心里堵得慌,萧墨言对我而言就像是煮熟了装在盘子上的鸭子,然后长了翅膀飞了的操蛋感觉。
于是,我越想越生气,气冲冲地拉开了衣柜两世软饭,老娘今晚就回家!
去你的萧墨言,让人家误以为真的是天上掉馅饼砸到我了!
要不是为了你,我至于穿这种走路脚痛得要死的高跟鞋吗?
要不是为了你,我至于穿这种花花绿绿别扭得要死的裙子吗?
反正,老娘不干了!
我丢掉脚上的高跟鞋,风风火火胡乱地塞了一箱子衣服,提着箱子acdj走出去。
经过客厅时,我愣是看都不看一眼沙发坐着的两人,昂首挺胸走出萧家大宅!
说实话,我还觉得自己走得挺傲气的。
我开着自己的小甲虫回到家,倒车时故意让车子发出巨大的声音,楼上也没人探头出来看,可以断定我妈肯定是在打麻将!
领着箱子,我火气腾然进了家门,果然传来麻将的碰撞声,我赶紧到我妈身边,大声说:“我要离婚!”
可怕的是,我妈正在紧要关头,此时表情就跟便秘似的,手里捏着一颗麻将,全神贯注在手指上,然后用力的,慢慢的,搓着那麻将的纹路愣是搓了足足十秒钟……
最后,表情倏地亮了,大喊一声:“糊了!”
就把我推开了!
第三章:可能不是亲生的
06-01 11:05发布 | 2135字
+A -A 纠错
看着我妈高兴地朝三位姐姐摊手要钱的得意样子,开始怀疑自己可能是垃圾堆捡来的。
气不过的我索性放下了箱子,再次走过去,捧住我妈的脑袋大声吼:“我说我要离婚,离婚!离婚!你听得懂吗?”
我妈盯着我几秒,然后一巴掌把我给拍到地上去,吼得比我还大声:“你妈现在手气好,天大的事也别来打扰我!”
这一刻,我又觉得我是我妈亲生的了,多粗暴啊!
我无语极了,托着箱子回房,打开房门我才发现我的闺房已经不属于我的了。
三只哈士奇是什么鬼?
“妈血色使命攻略,你居然用我的房间养狗?那我睡哪啊?”
我妈跟几位姐姐齐刷刷地扭头对我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现在这个家已经没有你的房间了,那房间是属于三哈的了!”
“什么?那四个姐姐的房间都安好无损,为什么就我的房间要养狗?”
她们又齐刷刷地说:“因为你老公最有钱啊!”
我去你的大头鬼,气得血气翻涌,闭上眼睛大声喊:“我要离婚,离婚,我要回家!”
可是,我妈她们还是没有什么反应,这不应该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身后的老爸猛地拍了我一下,推了推滑落的老花眼对我说:“半个小时前,萧墨言打电话来说你们夫妻俩闹了别扭,如果胜男说什么离婚之类的话,让我们忽略不管,还有,他今晚会过来吃饭,让你妈多做些好吃的。”
我愣住不会动,好你个萧墨言,居然捷足先登,难怪我妈没反应上官兰心!
实在不知道萧墨言那个家伙,为什么要提前给我家人打预防针。
但是,一向忙到拉屎都没时间的他,果真夜晚过来吃饭了。
不得不说,萧墨言长得实在是养眼,我就是生气也忍不住要多看几眼,这货貌似又帅了不少?
更可气的是,那货居然带了好多礼物,把我家人哄得那叫一个个心花怒放,完全无视了我的存在,好像他才是亲生的。
我气啊!故意阳奉阴违地嘲讽他:“呵,上流社会的人就是喜欢用东西砸人……”
话还没说完,我妈就一巴掌呼过来教训我:“你瞧瞧墨言多懂事,知道妈血压高,带了这么多养生品回来,你呢?除了只会让你妈血压持续高升以外,啥都不会!”
我……我竟然无法反驳!
吃饭时,萧墨言坐在我旁边,我其实想换个位置的,可是一张桌子已经坐满了,可以说是很挤的那种,毕竟我家人口多。
“胜男,来吃这个,你太瘦了。”萧墨言往我碗里夹了一块鸡胸肉。
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了,觉得话里有话,低头看看自己一马平川的胸,怒火唰一下上来了:“你什么意思啊?”
这火还没发出来,家里人又齐刷刷看着我,都用眼神在警告我,你敢动小言言试试看?
好吧!你们人多,我认栽!
可该死的是,我竟然瞧见了他嘴角那似笑非笑的弧度。
有仇不报非君子,虽然我不是君子,但我属天蝎!
夹了一戳金针菇放到萧墨言碗里,我笑得阴险,朝他挑了挑眉:“多吃点,补型!”
第四章:吃肉补胸
我看着他晦暗不明的表情,心里乐开了花,又往他碗里夹了一大撮金针菇:“要多吃,才有效。”
可恶的是,我家里人看出来了!
觉得我在嘲他们的土豪女婿,齐刷刷地往我碗里夹肉,异口同声说:“吃肉补胸!”
玛德,这家没法呆了!
我气得站起来搁筷子:“饱了!”
然后气冲冲地去拉着我的箱子滚蛋,一边下楼一边怒骂:“气死老娘了,这家没法呆了!”
没想到的是,萧墨言居然追了出来,仗着自己腿长两三步把我截住,甚至还在我堵在墙上,单手支撑的样子,就跟电影主走出来的王子。
我艰难地咽一口唾液,心脏很不争气胡乱地蹦跶,欢快得很!
他皱了皱眉,似乎对我今天的表现很不满意,语气深长问我:“闹够了没?我承认,自从结婚以来都一直忙于工作疏忽了你,我向你承诺以后多抽时间……”
“打住,萧墨言我没跟你闹,我是真的要跟你离婚,不是闹着玩OK?”别说他忙得团团转了,我也是因为以前工作过于疯狂攒下来的假期,足够我这个新婚假期延伸到五个月!
其实我也挺忙的,这根本就不是我要离婚的原因。
“为什么?”他眉头皱得更深了些,似乎对此感到很不解。
“没有为什么!”我是个要面子的人,要我说出因为你的初恋情人回来了这种话,打死我也说不出来。
他盯着我的眼,该死的,我很容易被他的美色所迷惑,索性别过脸十三格格新传,不敢再看他的眼。
怎知徐婕妤,他突然说:“好吧,我知道了。”
说着,就拉着我的手,朝楼上的大声说:“爸妈,我跟胜男先回家了,下次再来看你们。”
“好好好,你们赶紧回家造娃去吧曾繁胜!不用管我们!”我妈那河东狮吼,怕是方圆十里都能听见河洛中文社区,我都脸红了。
萧墨言将我的箱子塞到后尾箱杨启茵,又将不情不愿的我塞进副驾驶,帮我系安全带的时候,又补充了一句:“对不起,是我不好,没有满足你。”
我脑子一下没转过来,实在不懂他这话的意思,直到他将车子停在当初我强他的那家酒店门口怪老头儿,顿时就懂了!
他拉着我下了车,来到酒店前台对服务员说:“要个套间!”
我脑门都要溢血了,含糊着说:“来这里做什么?”
他将身份证递过去,看着我认真道:“你觉得呢?”
好吧!我很不争气地红了脸,并且没有逃走,腼腆为难地撞了他一下,而且已经想好了要在离婚前再吃他一次。
虽然我很彪悍,但我对于那方面还是很娇羞的,前台服务员手脚慢的很铁列克提事件,我只好在等待中磨磨蹭蹭又显得羞愧难安迫不及待的样子。
终于于川绿野,前台的办好了手续裘梦作品集,将房卡交给萧墨言时,谨慎地看了我一眼对他说:“先生,要是有突发状况,记得立刻呼叫前台救急。”
服务员的眼神,就像是我要吃了萧墨言似的,看得我窝火!
明明是他要带我来的好不好!
进了房间,我第一时间问他:“为什么要来这里全搜网?”
他将我压在门上,笑得邪魅:“当然是帮你回忆一下战
欢迎您与我们联系获取全文,每本只收取3.58元分享解压费用,客服微信:Cauda-girl(伸手党和秒删党 勿加,勿扰,谢谢合作)。
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添加客服微信!

分类: 全部文章 喜欢: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