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骂了前妻胡因梦半辈子,如今让她来见自己最后一面-娱有理

有品位有观点的娱乐八卦点击蓝字关注


作者:沈不言(娱有理主笔)
沉寂了很久的大作家李敖,最近放出了一颗炸弹:他说他患了癌症,最多只能活三年了,所以想在死之前和自己的家人、友人和仇人再见一面做个告别,这将是他们人生中的最后一次会面……
这个斗志昂扬的老人家今年83,我们看着他这些年怼天怼地怼空气,以为他将以战神的姿态活到100岁,要知道,当初他71岁刚做过前列腺手术挂着尿袋上《康熙来了》时,还左拥右抱声称自己宝刀未老。我们以为他会一直战斗到人生尽头,谁知道,他居然亲口承认:好像地狱离我并不远了,我想和这个世界和解。
听上去似乎有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伤感,然而紧接着,他撕开了这个炸弹的“糖衣”:我会全程记录我们最后一面的相会。然后,这些“最后一面”会成为一档网络节目,在内地某平台播出……
“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顿时阵阵散发出金钱的香味。我们相信病痛是真的,伤感是真的,只是没想到,在人生的最后一阶段,他依然在贩卖姿态。只是如今,他曾经引以为傲的姿态是否已被戳穿?是否还有市场?

而且,作为李敖曾经的家人、友人和仇人孔子犹江海,前妻胡因梦再次被摆上台面。已经身心灵得到解脱和救赎的胡因梦会不会上节目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位最近在内地声名鹊起的前妻的确给李敖贡献了不少流量。
李敖先生还是如此自信,觉得被他爱过、恨过都是一种荣光,所以,如今他要和解,全世界就得陪他落泪?

胡因梦是早就谅解他的了,他写书羞辱她,上电视骂她,在微博羞辱她——他们的婚姻不过3个多月,他却骂了她30多年。是真的如此恨她吗?倒也未必,不过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趣味和迎合大众的口味——她一眼洞穿:以一贯颠倒黑白的方式合理化自己幼童般地生存欲望。
才子老了,有时候比美人迟暮和佳人便秘还要不堪。

他们才不是什么才子佳人
李敖第一次见胡因梦时,李敖身边带着女朋友刘会云,胡因梦身边带着妈妈。他对她一见钟情,她对他只是好奇。
情有可原。胡因梦的父亲是国 民党高 官,但父母之间的关系相当糟糕,父亲长期不住在家里,她对父亲的情感相当复杂追凶二十年,既倾慕又反感。而李敖的身份和年龄在某种程度上暗合了她内心的这种心理。

至于李敖,胡因梦完全符合他挑选女友的标准——瘦、高、白、秀、幼。胡因梦比李敖小18岁。而且黄拙吾,她是台湾70年代的第一美女怪物猎人同人,如果能征服这样一个美人,对一向自诩对女人手到擒来的李敖来说,简直值得立一座丰碑。
在他见过胡因梦没多久,他为胡因梦写了一篇文章:
如果有一个新女性乌鲁奇奥拉,又漂亮又漂泊、又迷人又迷茫、又优游又优秀、又伤感又性感、又不可理解又不可理喻的,一定不是别人,是胡——茵——梦。
通常明星只有一种造型、一种扮相,但胡茵梦从银幕画皮下来,以多种面目,教我们欣赏她的深度和广角。她是才女、是贵妇、是不搭帐篷的吉卜赛、是山水画家、是时代歌手、是艺术的鉴赏人、是人生意义的勇敢追求者。她的舞步足绝一时曱甴怎么读,跳起迪斯科来,浑然忘我,旁若无人,一派巴加尼尼式的“女巫之舞”,她神秘。
胡茵梦出身辅仁大学德文系,又浪迹纽约格林尼治区,配上满洲皇族的血统和汉玉,使她融合了传统与新潮、古典与现代、东方与西方,她是新艺综合体伏天香,她风华绝代。
你不能用看明星的标准看胡茵梦,胡茵梦不纯粹是明星。明星都在演戏,但胡茵梦不会演戏——她本身就是戏。
你不必了解她,一如你不必了解一颗远在天边的明星;你只要欣赏她,欣赏她,她就从天边滑落,近在你眼前。

李敖开始疯狂追求胡因梦。如果说,他追求其他女孩只要靠花和情话:我的女朋友18岁生日时,我送她17朵玫瑰花,然后在卡片写着‘另外一朵就是你’。那他追求胡因梦可以说是继费劲又容易了。
费劲绞刑游戏,是因为胡因梦不是一般女生。胡因梦从小家境优渥,长得又美,爱慕者可能得塞得下一火车,其中最著名的是费翔,据说两人曾经谈过恋爱。而且,胡因梦并不是乖乖女。她读大学时,觉得没意思便退学去纽约体验生活了;她做演员时,所有人都捧她她却觉得用美貌赚钱于心不忍。她的见识和恋爱经验注定了,她并不是会被鲜花和情话感动的女人。

容易,是因为胡因梦自己想陷进去。在胡因梦和李敖刚恋爱时,胡因梦的妈妈说:只有李敖才配得上我女儿。这种心态,其实也是当时的胡因梦的心态:才子才能配佳人,何况李敖是大才子呢!
唯一的障碍是刘会云。李敖用210万台币的青春补偿费打发了她:“我爱你还是百分之百方德与苗翠花,但现在来了个千分之千的,所以你只能避一下!”
胡因梦说,什么叫暂时回避一下?李敖说,你这个人没准,说不定哪天变卦了,所以需要观望一阵子。我叫刘会云先到美国去,如果你变卦了,她还可以再回来。

胡因梦真是又迷惘了。她觉得不安,但又不想停下。她跟着李敖去了他家看他的十万册藏书,坐在沙发上聊天时,李敖突然吻了胡因梦:“他的脸就压下来了,然后直直的,脸都不会弯一弯,压得很紧安小乐,最后吸出了一个紫色的唇印。差不多有两个礼拜的时间,我都要上妆去把它盖起来,免得人家看到尼布尔坎南。”
很多人都觉得胡因梦是爱上李敖了,才会觉得他连吻她的方式都如此不同。但胡因梦当时的心情是:我觉得这人太怪了,连接吻都跟人家不一样。
而真正让胡因梦彻底踏入李敖生命的,是她母亲。这个在李敖嘴里万分讨厌的丈母娘,在李敖要求她拿出210万台币补偿他给刘会云的青春补偿费时,觉得她们母女两个被李敖骗了,她后悔了,她不许胡因梦和李敖好了。
结果,叛逆的胡因梦穿着睡衣从家里逃了出来,深夜出现在李敖家的客厅。第二天,两人在友人的见证下结婚了。

这段并不纯真的爱注定危机重重。一开始,胡因梦的确感到了幸福:“每天早上我一睁开眼睛,床头一定齐整地摆着一份报纸、一杯热茶和一杯热牛奶。”
但是渐渐地,胡因梦发现不对劲,李敖这个人几乎没有朋友白礼西,哪怕是最亲近的人,他对怀有戒心。她出去跑步时,他觉得她在路上一定会跟别的男人眉来眼去,不准她一个人出门跑步了。他在家长装了高倍望远镜,监督对面一幢正在施工的大楼,看人家有没有偷工减料,如果发现什么猫腻,就拿着证据找人勒索;而最让她失望的,是她认为李敖在朋友萧梦能出国期间,侵占了对方的财产……她说她觉得失望,她以为她嫁给了一个有真知灼见而且超脱名利的侠士,结果却看到了一个多欲多谋、济一己私欲的“侠盗”。
而在李敖嘴里,两人婚姻之所以破裂是因为胡因梦退缩了,因为和他结婚,胡因梦被国民 党封杀了,证据就是胡因梦为了证明自己的立场,在他和萧梦能的财产官司中站在萧的那一边了,以达到搞臭他的目的。

这段婚姻柏小磊,在3个月又22天的时候,结束了。
李敖发布了离婚声明:
一、罗马凯撒大帝在被朋友和敌人行刺的时候,他武功过人,拔剑抵抗。但 他发现在攻击他的人群里,有他心爱人布鲁塔斯的时候,他对布鲁塔斯说:“怎么还有你,布鲁塔斯?”于是他宁愿被杀,不再抵抗。
二、胡茵梦是我心爱的人,对她,我不抵抗。
三、我现在宣布我同胡茵梦离婚。对这一婚姻的失败,错全在我,胡茵梦没错。
四、我现在签好离婚文件,请原来的证婚人孟祥柯先生送请胡茵梦签字。
五、由于我的离去,我祝福胡茵梦永远美丽,不再哀愁。

这段婚姻太过轰动,两人离婚的新闻当天就上了台湾各大电视。可以说,这段婚姻在结合时,双方都觉得对方给自己的人生锦上添花,但结束时,两败俱伤。但到这时,双方虽然有分歧和争执闵泳珍,却仍可维持文人和美人的体面。
因为双方身份的特殊,很多人觉得这段婚姻之所以失败,是因为其中夹杂了政治因素。但从事后两人的回忆来看,至少对彼此的心动是真的。只是这心动太过主观,双方都是通过自己的滤镜,看到了一个自以为是理想的伴侣,一旦结婚,注定失望。而骄傲的两人都没法接受这失望。

狗血的后续
这失望绵绵不绝,渐渐变成了恨。因为那场争产官司,两人对立了3年,两人都因对方差点入狱。
号称对胡因梦永不抵抗的李敖,有一次被记者问及:胡因梦这么美,对你又这么痴心,你怎么舍得和她离婚?
他回答道:我是个完美主义者,有一天,我无意推开没有反锁的卫生间的门,见蹲在马桶上的她因为便秘满脸憋得通红,表情狰狞,实在太不堪了。
在场所有人哄堂大笑。
后来,李敖将它写入书中:“ 美人便秘,与常人无异。”
在所有诋毁前任的话中,李敖的这段话可以载入史册。——这种伤害灾变之刃,等同于前男友手中的硬盘。因为曾经关系亲密,所有人都相信他说的话;不管是便秘还是亲密,都是一个人生活中最隐私但正常的一面,并不应该成为被攻击的弱点。

当时胡因梦尚年轻,她并没有能力承受这样下作的攻击。——多年以后,她说,他带给我的震撼太大了。
有对自己的失望,对他人的失望,她对自己的人生价值产生了怀疑。她拍了40多部电影,得过金马奖,但她并没有从中得到任何成就感。她为了一个爱人,背叛了母亲,损害了事业,但她得到的只是无尽的恨意。
33岁时,她放弃了演艺工作,去了美国。42岁时,她生了小孩,得了产后忧郁症,健康全面瓦解,开始探索身体和心灵健康问题。

再谈李敖时,她已经坦然,她说,我在自己的身上看到了所有这些的局限性,以及人性中不足的一面,对他有一个完全的谅解。
她在1999年,出版了一本传记,在传记中,她提到了李敖。我觉得这才是真正触怒李敖的部分。
她谈到了他们的性:
每当我期望和李敖达到合一的境地时,却总是发现他仰望天花板上的那一片象征“花花公子”的镜子,很认真地欣赏着自己的“骑术”,当时我心中的失落,是可想而知的。
白天他写作,我喜欢坐在他的大腿上和他撒娇,逗他开心;晚上入睡时,我喜欢搂着他,和他相拥而眠。这样的示爱举动不是单方面的事,它需要流畅的回应和共鸣,但李敖在示爱上保留而腼腆。
你别看他在回忆录中把自己写成了情圣,甚至开放到展示性器官的程度,其实所有“夸大”的背后,都潜存着一个相反的东西。研究“唐璜”情结的精神医学报告指出,像唐璜这类型的情圣,其实是最封闭的、对自己没有信心的,他们在表面上玩世不恭、游戏人间而又魅力十足,他们以阿谀或宠爱来表示对女人的慷慨,以赢得女人的献身和崇拜,然而在内心深处,他们是不敢付出情感的。
对这样的心态诠释得最好的,我认为就是李敖自己在牢中所写的一首打油诗《只爱一点点》:
不爱那么多,
只爱一点点,
别人的爱情像海深,
我的爱情浅。
不爱那么多,
只爱一点点,
别人的爱情像天长,
我的爱情短。
不爱那么多,
只爱一点点,
别人眉来又眼去,
我只偷看你一眼。
在这首诗的后面,李敖又说了一些他对爱情的观点,替“唐璜情结”做了进一步的诠释。他说:“我用类似‘登徒子’的玩世态度,洒脱地处理了爱情的乱丝。我相信,爱情本是人生的一部分,它应该只占一个比例而已,它不是全部,也不该日日夜夜时时刻刻扯到它。一旦扯到,除了快乐,没有别的,也不该有别的。只在快乐上有远近深浅,绝不在痛苦上有死去活来,这才是最该有的‘智者之爱’……”

你说便秘,我说亲密。一个足以摧毁佳人,一个足以摧毁男人。
李敖可能气坏了吧,他在自己的节目中,更加变本加厉地骂起胡因梦来:骂她写出荒腔走板江洋八子,骂她妈妈教子无方,骂她和自己离婚是走向堕落……




然而,李敖的疯狂反扑似乎更加印证了胡因梦对他的看法:他需要女人完全臣服于他,只要他的掌控欲和征服欲能得到满足徐粲然,他对于那个关系的评价就很高,这一点你可以从他的回忆录中一览无遗。——他对胡因梦的恨,全部来自于他对她的失控。
但外界并不知道我在云上爱你,他们早就和解。

胡因梦说:有一天,高峰圭二我穿了一件长的风衣戴了墨镜走在路上,遇到李敖。因为他爱看美女,就一直盯着我看。快要走到我的面前的时候就突然发现是我,他的第一反应是很真实的——他很高兴看到我,其实当时他正在骂我。但是在路上碰见的时候,就完全是两回事。
所以,就在那一瞬间,我对他的怨恨突然就瓦解了陈焕生进城。然后我就走过去,握着他的手,突然感觉到还是有一些情感在心里的。我就过去抱着他,抚摸他的后脊,安抚他。抱了一段时间,他突然觉得我抚摸他的手势有点——怎么说呢马玉柔,就是在感觉上面,我想他会觉得是我强过他,以他的解读,他肯定是会以为我在暗示我强过他,因为似乎有一种母性的、对待小孩的感觉。于是他推开我,说:“记者会看到。”
然后我就跟他讲:其实我写传记,也没什么太大道理,也有点无聊。我当时的意思,其实也是一种释放,想表达我的友谊。那时我的传记刚刚出来,而他也正在回击我。所以就在我一释放出这个友谊的表现之后,我的眼眶就红了,但他觉得当时可能有记者看着,就还算跟我打个招呼问个好这样的。没想到那天以后,他就开始讲我在向他忏悔。
在胡因梦50岁时,李敖特地送来50朵红玫瑰,还在卡片里写了一句:希望长命。这让胡因梦既讶异又开心,她说:“这是很友善的举动,这样的生日礼物让我感到巨大的压力已消融掉了。”



分类: 全部文章 喜欢: 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