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三年第一次让我见红,竟是前夫……-17小说


空气中弥漫着烟酒的味道,音乐开到最大,几乎要震聋人的耳朵,男女都在舞池里疯狂的扭动自己的腰肢和臀部,打扮冷艳的女子嘻嘻哈哈的混在男人堆里面玩,用轻佻的语言挑逗着那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男子。
苏梓恬坐在吧台已经连着喝好几杯酒了,但是,神志还是清醒,想醉也醉不了的感觉,她一手撑着下巴,抬起眸,看着不远处的男人,明明只是喝了几杯酒水煮鱼皇后,眼泪就像是控制不住的往下掉。
她穿着一身白色的衬衫,下身是一条紧身的牛仔裤,头发一丝不苟的梳在脑后,在酒吧的灯光下显得楚楚动人。
脑子里面全是之前那些不堪的一幕幕。
“恬恬,我跟馨婉是真心相爱的,你成全我们吧。你不知道这些年我跟你在一起有多么的辛苦,连牵手接吻都得经过你的同意,我是男人,我有需要。”张子默的神情从刚开始的懊恼到现在的坚持。
“呵呵毕国祥,居然……背叛了我。”苏梓恬拿起酒杯仰头直接把整杯的酒灌到肚子里面去,又为自己满了一杯。
不就是一个男人嘛,有什么了不起的,想我苏梓恬好歹也是T市崇安派出所的所花一枝啊,我还不信自己除了张子默孙其君,还钓不到一个男人了。
世界上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到处都是。
苏梓恬拿着酒杯摇摇晃晃的起身往角落里的某处走去,四周的流氓一个两个的都是流着哈喇子蠢蠢欲动的看着面前这个美女石野容子。
突然,四个小流氓出来拦住了好怕去路,“妞儿,跟爷几个一起乐呵乐……”
另一个字还没说完,他便直接被苏梓恬一脚踹中了他两腿中间,倒地直哀嚎。
“小婊子,哥几个一起上。”
另外三个,猛的朝眼前的这个小女人扑去,结果,只听见“噼里啪啦”的响起过后,地上多了几条装死的尸体。
角落里,一个男人独自己的坐在那里丘倩鸣,安静的喝着酒。
苏梓恬靠过去,妩媚的一笑,“帅哥,不请我喝一杯酒吗?”
对于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这个女人,他只是抬眸扫了一眼过后,就淡然的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苏梓恬笑着打量面前的这个男人,他幽深而又漆黑的瞳眸里,如黑曜石般的黑眸仿佛就像是有磁力一般,似乎要她整个灵魂都给吸引住,他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惊艳的男人。
嗯,看来她的运气不错。
这个男人看起来十分的不错,满分。
“喂,美女跟你说话呢,你不会这么的吝啬吧,连一杯酒都舍不得吧。”苏梓恬看着眼前这个俊美的男人暧昧道怪物世界修改器,“你是gay?或者是来酒吧里钓富婆吃软饭的?”
好吧,苏梓恬不得不承认自己,修炼还没到家啊,要不然怎么能没有看出张子默那个人渣的本面目,得,又一次的失败了。
自讨没趣之后,她正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
面前的男人朝着不远处的服务员挥手,给她叫了一杯“夏娃的诱惑”放在了她的面前。
男人微蹙着眉头看着视线里,苍白的如同一张白纸的小脸,他对于刚刚她露得那一手著实被惊着了,他怎么都没有看出来,在她这么瘦弱的小身板里,居然有那么大的爆发力。
这样的人物指不定是哪一边派来监视他,或者是暗杀他的。
如果他看的没错,她有点功夫底子,不是当警察的话,就是从小开始练起来的。
“怎么?不敢喝吗?”男人看到她眼底的犹豫,讥笑的出声,刚刚不是在她的面前叫嚣着让他请她喝酒的吗?现在酒都摆在了她的面前,居然不敢喝了吗?
“我……”苏梓恬一时结巴柳希龙,女她不是不敢喝,只是身为女民警的她,观察是本能,但是抬眸看到他眼底的戏谑之时立即回道,“谁说我不敢喝。”
她端起面前的酒,红红绿绿的颜色交织在一起,在暗晦不辨的灯光之下,张炘炀显得格外的迷人,如果是平时,她观察过后就一定知道这酒里有古怪,但是这次,心底的那痛与恨交缠在一起,以及眼前这个准备看好戏的男人让她没能一丝犹豫的仰头,一杯酒全部都喝的干净。
“不错,还有点胆子。”男人的声音低沉,却又是那么的磁性,像是优美旋律的钢琴般撬动人心。
苏梓恬浅浅的一笑,“没有几分胆子,我敢来这里吗吴云洋?”
不得不说,她有的时候就是这么的倔强。
男人点点头,又在心里为她加上了几分,“我看你等会儿还会不会再继续这么说了。”
苏梓恬的身体渐渐的变得燥热起来,明明身上只是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但她恨不得把身上的衣服都给扯掉,她知道,自己之所以会这样,可能会是跟刚刚喝掉的那杯酒有关。
“好热……”她伸出手,作扇子状在脸前扬了几下,燥热感没有消失,反而更加的得旺了。
心里就像是着了一把火,要把她整个人都给燃烧了起来。
苏梓恬额头渐渐的蒙上了一层细汗,聚集在汗珠滑落龙啸大明,她伸手把他面前的酒杯夺过来,仰头喝下,冰冰凉凉由喉咙处咽下,她感觉好了一些,可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那股燥热感又再一次的升了起来,反而比第一次的时候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
“是不是感觉身体热到了不行?”男人讥笑的看着她,“是不是想要把身上的衣服给脱掉呢?”
苏梓恬的眼眶渐渐的蒙上了一层水雾,点头,不由的吞咽口水千鬼黛,看着他上下轻启的薄唇,不知为何,她有一股想要亲一下的感觉。
没作它想,说亲就亲。
站起来,俯身,不顾他的诧异,唇轻吻他的唇。
冰冷……
那是第一感觉,之后她就更加得寸进尺继续亲吻着。
曲景黎愣了一下,看着面前的这张放大的小脸蛋,他都不敢置信,没想到居然有一个女人,能近得了他的身。
回神,他一挥手,就把她给推开了,胸膛上起伏,显示着他此时心里的怒火。
“我跟你回家好不好?”苏梓恬下了很大的勇气,眸光闪闪,望着面前的男人,一字一句的说道。
她不是开玩笑的,面前的这个男人对于她来说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张子默不是说她古板老套,余馨婉不是目光嘲讽的看着她,那就像是两把刀插在自己的心上一般。
从今天起,她再也不要做古板老套的人了。
她还就不信了,倒贴的女人,会没有一个男人要。
张子默,余馨婉,我要让你们看看,我到底是不是一个没情趣的女人。
男人一愣,显然是跟没跟上她的思维。
曲景黎的目光深沉的睥睨站她通红的小脸,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头。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说是谁派你来的?”
苏梓恬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咬着牙再一起起身把对面的男人拉过来,直接吻了上去。
其实,那也根本不算是吻,苏梓恬只不过是想把自己的后路给切掉了,不想让自己后悔,她闭着眼睛毫无章法的乱吻,娇嫩的双唇如同蜂蜜一般甜美。
曲景黎的脑袋里却像是开了朵花一般,一点一点的,像漫藤一般,甜软的小嘴与她微乱的呼吸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他整个人的身子只能像前倾着。
他十六岁参军,到如今的三十二岁,整整十六年的时间,枪林弹雨中走过,经历过无数次的生死离别,可是,却未像现在这般狼狈过。
苏梓恬不罢休的伸出舌头流木野咲,想要探进他的唇齿间不破爱花,她的心里堵着一口气,她就还不信了,自己往别的男人身上倒贴会没有人要。
伺候男人,她是不会,但是就算不会,今天的她还是要试试。
曲景黎的心里是有些怒意的,他知道她之所以会这样都是因为他给她点的那杯酒,“夏娃的诱惑”后劲很大了,足可以让一个正儿八经的女孩子,变得不堪,他原本是想着她喝了那杯酒,酒吧里面男人多的是,任何一个男人都可以满足她。
可是身体偏偏控制不住神医皇后,她唇间的酒香与她甜美的气息,连同着她的身子都散发着一种诱惑的迷人气息暗黑女王本传,像是一种特别的蛊惑。
他觉得他的身体紧绷的厉害,他腾的一下子站起,身后的椅子被他推倒在地,发出了声响惊动了他们周围的人,看到他们接吻并没有新奇,很快的就移开了视线。
曲景黎的声音有些暗哑,呼吸急促的轻咬了一下她的唇,“小东西,你知不知道你是在点火?”
她的气息太过的魅惑,而他的气息太过的灼热……

下一章节内容点击【阅读原文】抢先看!!
分类: 全部文章 喜欢: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