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节日|金兽、金盏、金面具……国内最大规模金器展今日首Show!-地铁e号线

以金饰身
通天礼地
权贵象征
……

金器
自古以来
在不同的历史时期
一直都被人们赋予了丰富的文化涵义千金填房。

昨晚,《金色记忆——中国14世纪前出土金器特展》在金沙遗址博物馆金光全现杨亿巧对。来自国内1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40家考古文博单位的精品金器350套(850余件),包括中国目前出土最重的金器——金兽和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黄金容器——战国蟠螭纹金盏,以及首次集中展示的中国出土黄金面具等,以空前的展品规模、多域的视角和数千年的时代跨度,书写出一部璀璨黄金里的中国史齐良末。据悉,展览于9月21日正式向观众开放,将一直持续到11月20日。

黄金“重”器齐聚金沙
走进位于陈列馆负一楼的展厅,这场华丽的黄金盛宴便露出真容:不同层次的蓝色是本次展览的主色调高野二郎,展柜内陈放着特别定制的黑色展台,一件件金光闪耀的金器发出它们耀眼的光芒。

中国黄金制品产生于夏商时期李世汉,历经各民族、各地方文化的融合、创新与发展,呈现出一脉相承又多元共融的格局风貌。本次展览以内蒙古自治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青ca1403海、甘肃、宁夏回族自治区、辽宁、西藏自治区、陕西、河北、北京、河南、湖北、江苏、浙江、安徽、重庆、贵州、云南、四川等地通过考古发掘出土的先秦至元代金器精品为主体。从北到南,从游牧民族到农耕文明闲妻当家,从欧亚草原到北方丝绸之路,从河西走廊到喜马拉亚东麓峨眉山风景图片,中华大地上的金器精品都被一一收纳于展厅。
夏商西周时期,当西北地区流行以金饰身,古蜀先民则以金器通天礼地;下面这件出土于春秋战国时期曾侯乙墓中的云纹金盏、金勺,据考证为一组食具。

蟠螭纹金盏和镂空龙纹金匕
出土时,金勺放置在金盏中,金盏重2156克,是已出土先秦金器中最重的一件入木三分造句。据介绍,战国时期的楚国盛产黄金宋素姬,如湖北随州曾侯乙墓出土金器总重量就超过8000克。此外,金银容器的出现是战国时期金银器发展的重要标志初家晴,而曾侯乙墓出土的金盏、勺、杯等是目前先秦时期金制器皿的首次成批发现。不仅让世人一睹先秦时期最大、最重的黄金制品,更见证了黄金文化从饰品到器皿的时代意义。
秦汉礼制兴盛,黄金重器异彩纷呈。下面这件西汉时期的金兽是南京博物院的镇馆之宝,足有9公斤重,约相当于三个新生婴儿的体重总和。其含金量为99%,相当于现代俗称的24K纯金,堪称两汉最负盛名的黄金“重”器。

金兽
它全身密布的斑纹是整体铸成之后,特意用工具捶击上去的,每个斑纹大小相当、呈不规则的圆形,制作工艺十分细致刘婉荟。据本次展览策展人、金沙遗址博物馆陈列研究部副主任黄玉洁介绍:“通常我们所见到的金器大都是锤击而成,而这件金兽是整体铸造而成的,用金量十分奢侈。众所周知,周戈楠整体铸造是汉代青铜工艺中的独特风格。因此,金兽是青铜铸造工艺与金器锤击工艺相结合的产物,它将两种技法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实属罕见,弥足珍贵。”
除了这些极具视觉震撼力的黄金“重”器,由于具有绝佳的延展性帅之校草,古人往往还能用黄金制作出下面这些极为精巧的饰品。

步摇冠

首饰
不论是步摇冠上缀满的金片,还是首饰上比指尖还小、却栩栩如生的莲花,都展示出了极为高超的黄金制作工艺,方寸之间天赐凯尔,折射出大千世界,相信到现场的观众一定会大饱眼福大唐李泰。
八大黄金面具首次集中展示
由于本次展览展品时代跨度大、地域广,因此整体内容设计以时代为序,根据不同阶段金器发展的总体特征划分出了夏商西周时期、春秋战国时期等五个单元,展厅中心则设置了一个特殊的单元“黄金面具”,据介绍,这一单元包含来自西藏、新疆、内蒙古等地出土的8件黄金面具,是首次对国内目前发现的主要黄金面具进行集中展示。

“这里展示的每一件黄金面具都堪称镇馆之宝,其大小、造型、功能各有不同,更蕴含着不同地域、不同文化、不同民族之间交流融合的历史记忆”,黄玉洁介绍道。

例如金沙遗址出土的大金面具姚珠龙,是古蜀人神圣的祭祀用品,目前中国发现的同时期形体最大、保存最为完整的金面具;

而另一件出土于康平辽代契丹贵族墓地的金面具则具有强烈的写实风格,甚至睫毛、胡须都清晰可见师旷劝学,显然是一件彰显死者高贵身份的葬具。



黄金面具
古蜀金器惊世再现
在四川地区,金沙遗址出土了中国商周时期遗址中数量最为丰富的金器。发掘于三星堆遗址和金沙遗址的大量黄金制品,既是古蜀人精湛的金器加工工艺的体现,也是古蜀祭祀文化的重要载体之一裕容龄。

本次展览中,金冠带、金箔虎形饰、金喇叭形器等多件古蜀金器将首次与中国其他地区、其他时期的金器同展共秀。相较于同一时期北方草原地区出土的金饰品,古蜀金器并不是用于人体的装饰,而多用于祭祀活动,与中原地区的青铜器、玉器有着同样尊崇的地位,反映出古蜀先民独特的宗教信仰和非凡的艺术想象力。
据介绍,本次展出的古蜀金器彰显了中国早期黄金文化发展的多元性,为观众了解中华文明的形成以及古蜀文明在中华文明中的地位和作用提供了另一种特殊的视角。
工艺 解读古代金器制作
黄金,自古就被视为财富和权力的象征,在这块稀有的贵金属上,古往今来的匠人们往往穷尽技巧和精力,以换得金器的精致绝伦。在本次展览中,观众不仅可以在金器中追寻历史、体味文化,更能直接从视觉上感受到中国金器的灿烂辉煌东至人才网,这与中国丰富而悠久的黄金制造工艺密不可分。

南宋时期的螭首金杯、金盘
锤揲、铸造、錾刻、焊珠、鎏金……这些古代传统金器制作的方式,均可在本次的展品中看到。特别是本次展出的一件八龙纹嵌宝石金带扣,这件距今两千多年的带扣与我们现在的皮带扣十分类似,但工艺和材质却不简单,采用造武之机铠模、锤揲、镶嵌、焊接等多种工艺,近看有1条大龙和7条小龙在急流中翻腾跳跃,龙身多处镶嵌绿松石,花纹和水波纹用纤细如发的金丝描绘妻愿得偿,中间还焊接有小金珠,可谓出神入化,栩栩如生。

汉 八龙纹嵌宝石金带扣


赶快趁着中秋国庆假期
去一睹这场国内最大规模金器展吧!
金色记忆——中国十四世纪前出土金器特展
展出地点:金沙遗址博物馆
展出时间:9月21日——11月20日
快报记者 孙懿 图据金沙遗址博物馆
分类: 全部文章 喜欢: 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