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元胜|不过一只昆虫,新华社为啥火速发消息?天使之虫发现记|博物笔记-无限事

缺翅虫目,这个1913 年笑傲飞鹰,由意大利昆虫学家F.希尔维斯特里发现的新目,到目前仍只有一科两属万书阁。其中一个属还是从琥珀标本里发现的,可能已经灭绝。如此孤绝的类群在昆虫纲里并不多见。如果说昆虫世界就像满天繁星一样钟蒙修,缺翅虫的家族就好象天边冷寂的孤星,和繁星保持着遥远的距离,显得格外神秘。
更有意思的是,虽然名为缺翅虫,这个类群的昆虫,其实有的长有翅膀。而且,同一个物种既可能有翅,也可能缺翅,视其生活的状态而定,这个按需求长翅膀的魔术,是不是让你想起了又丑又小的蚜虫?和蚜虫一样,缺翅虫也是在种群密集或环境出现情况时,才长出翅膀,迁飞并扩散到其他地方。如果人类在城市生活中进化得足够久,会不会也进化出希望瞬间疏离人群的翅膀人?
F.希尔维斯特里犯了一个可爱的错误,把他发现的无翅型,当成了缺翅虫的恒定状态。
这个新目出现整整60年里,人们没有在中国境内发现缺翅虫,难道国土庞大的中国,也和澳大利亚一样,并不适合这个精灵家族的生存?澳大利亚没有,还好理解,因为这块大陆较早从古大陆上分离出去,而滔天巨浪阻断物种扩散的道路,而处在无垠大陆的中国,张振朗怎么会也没有这个类群呢。
人们的质疑是有道理的,1973年新烈火情挑,著名昆虫学家黄复生在察隅地区首次发现缺翅虫,它享受到极高的殊荣,被命名为中华缺翅虫,次年,黄复生扩大战果,又在汉密地区发现第二种缺翅虫,得名墨脱缺翅虫。20多年后,中科院动物所科字家姚健,在雅鲁藏布大峡谷的达波采集到墨脱缺翅虫,为这个物种提供了新的分布点。
和缺翅虫沾点边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足见它的珍稀。张巍巍读中学时就知晓缺翅虫并渴望着早点一睹真容,但这个心愿太难实现了,从少年宫的生物小组,到杨先生的客厅,再到各地的奔波,他已经忍了20多年冯喆朱珠。而中国的缺翅虫,还没有野外生存的生态照片,也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在此次西藏行中找到缺翅虫军婚潜规则,拍到它们的影像证据,自然成为张巍巍给自己的一个决定成败的任务。

缺翅虫无翅型成虫
缺翅虫生存于朽木的树皮下或腐殖土中,以菌类、跳虫为食。所以,从进入大峡谷的第一天开始,张巍巍就把视野范围内的所有朽木作为了目标。他研究过黄复生和姚健的与缺翅虫有关的资料,缺翅虫在这一带的生存被表述为群居,见光后一轰而散,如一群小幽灵,几秒钟后无影无踪。他太渴望着看见这样的群居图了。他时时刻刻都在揣摩着如何在它们一轰而散的过程中,瞬间截留住几只。他当时想到的最习惯的方法是用小管子扣。后来,他发现吸虫管对付这些太小的目标,或许更从容。
时间一天天过去。张巍巍连行车途中都不放过用目光寻找朽木,只要看见,就会要求停车,下去搜索一番。但每一次都悻悻而归。群聚的缺翅虫见光而散的情景巴伐利亚玫瑰,始终没有出现在他眼前。时间已是7月上旬,距离考察结束的日子越来越近,张巍巍开始有些沉不住气了。每当发现别的精彩物种时,他欣喜之中仍旧会掠过一丝阴影——要是缺翅虫也这么被发现就好了。
7月1日修真魔皇,这是考察的倒数第二天。次日,他们将离开易贡一带,踏上归程。老天并不考虑考察队员的心情,雨时大时小,几乎没停。他们的一天几乎是在车上度过的,除了中午因为找到一堆野生蘑菇给他们带来一餐美食,让他们兴奋了一阵,其他时间大家都略有些沮丧沁洋,最后一天就这样白白地浪费了。
张巍巍闷闷地望着窗外,思埠官网找到缺翅虫的可能性正在变小,就像掠过车窗的那些树林,越来越远,越来越小。

缺翅虫有翅型成虫
他心里突然出现一个猜测,会不会是之前的寻找方法有问题呢?缺翅虫是否一定是群聚?是否因为过于期待着它们见光后一轰而散的场面,忽略了那些可能零星出现的缺翅虫千帜雪?如果再有机会,他是不是应该更仔细地搜索一下那些朽木?但他同时叹了一口气,可能已经没什么机会了。
“停车!”张巍巍喊了一声。此时,正值大雨,透过大雨的雨帘,他隐隐看到了路边有倒卧的树木。同车的人一声不吭,看着他下车,雨大只是一个原因,雨水湿透的草丛,更有旱蚂蟥出没啊。
张巍巍几乎是只身扑向那棵倒下的树,一边抹着顺着额头和头发流下来的雨水,让眼睛可以睁开,一边小心地剥开树皮。下面什么也没有,继续剥,几只游走的蚂蚁,很不满被暴露出来,它们朝凑近的这张庞大的脸,示威性地举起了大颚。张巍巍无语地看了看蚂蚁,很不甘心地四处张望了一下,他不愿意就这么回到车上。因为再回到车上,再停车的机会估计再没有了。
他的视线里,树林深处,出现了好几棵倒卧的树木。他来不及给队友打招呼,大步向它们走去,没几步,他的裤子和鞋已全部湿透。顾不了那么多世无良猫,他冲下那几棵树。小心地剥树皮,更仔细地查看每一个斑点,时间慢慢过去,一无所获。天色已晚,他抬头往回看,光线已经昏暗到看不清来路了。他悻悻地放弃了这几棵倒木,摸索着往回走。

末龄若虫

有翅型若虫
由于担心他的安全,一个队友已冒险钻进树林来找他明统天下。汇合后,他们高一脚低一脚朝车的方向走去。
或许,正是因为天色昏暗,方向不明,张巍巍回去的路和进树林的路略有偏差,于是,他眼前又出现一段朽木郭思语,长满了苔藓。不假思索,他的手就伸了过来绚烂英豪,先是小心地扯下苔藓,然后剥开树皮,这已经是此行重复了数百次的动作。雨水下,有几只非常小的虫正惊恐地逃散。张巍巍敏捷地掏出瓶子,扣住了一只,这不会就是天使之虫吧?他这么想,光线太差黄裳是谁,他看不清楚它们的特征,这是隐隐感觉和缺翅虫有点像。

张巍巍激动地把目标装进盒里
回到驻地,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掏出相机,对这只小虫进行拍摄,然后用激动得有点颤抖的手放大相片,一只晶莹剔透的虫出现在他的眼前——这不就是缺翅虫吗!类似于蚂蚁的头,夸张的串球触角——仿佛京戏的翎子核战8小时,整个身体有点像白蚁,但是更修长更透明。
天使之虫,就这样被张巍巍阴差阳错地找到了。接着,他确认这就是墨脱缺翅虫。墨脱缺翅虫的新分布点又被发现了,和10多年的发现点距离几十公里,还隔着一条江。

就是这一截宝贝朽木
第二天王紫娇,张巍巍和士气高涨的队员们开车回到了缺翅虫的发现点,对那根朽木进行了彻底搜索和拍摄张正芬。非常幸运的是,这根朽木还真是个宝,这里有墨脱缺翅虫的两个形态,有翅型和无翅型,甚至,张巍巍还拍到刚长出翅芽的缺翅虫兽穴俱乐部。他心满意足地看着缺翅虫的照片,这是中国境内的缺翅虫第一批生态照片。他知道它们为什么被西方人称为天使之虫了。刚长出翅芽的缺翅虫,灯光下,有如没有一点杂质的玻璃雕刻出的艺术品,身体和翅膀都晶莹而干净,真的很有小天使的气质。对这一重大发现,新华社火速向全球发布了图文消息。
图片由张巍巍提供

欢迎来到李元胜私家花园
分类: 全部文章 喜欢: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