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话题|给自己棺材板上钉钉的感觉真好!歪?该去检查啦!-双相躁郁世界
“我是不是有双相?/刚确诊为双相,我该怎么办?”很多病友都曾在知乎等平台被邀请回答此类问题。我们到底该怎样帮助这些关心自己的心理健康的潜在患者/新患者呢?听一下“师兄师姐”的看法吧布华泉!
?乛?乛?
先放一位模范生镇楼~
一个自觉的医学生 :
第一次出现状况时潘文石,我就知道自己抑郁了,但那次好得快,就没去医院。半年后又发作一次,我就很自觉地去治疗了。当然,诊断双相是后话了。因为自己学医,所以即便刚开始副作用很多我还是坚持吃药(现在也还是被各种副作用困扰啊)。吃了一年半了,状态还算稳定,可以坚持锻炼,努力写论文了。
中医之类的就一边去吧,西药才是王道。据说学校里医学生普遍更愿意服药,其他学院的学生愿意服药的少。既然专业的人都更接受药物,非专业的就不必太担心啦。恐惧往往是源于不了解。我家里就有人,中年语文老师,让我别吃药,有毒,建议我中药调理.....我只能呵呵了,远离这样的人!
Emile:
有些家属依旧认为吃中药才能调理好脑子才可能根治双相、西药“治标不治本”还伤身体伤脑子。就算中药有些效果,患者遇到rio·靠谱中医的概率也很低。我们不知道怎么判断中医好坏,但那些敢说中药足矣、可停服西药的都是庸医无疑。

迷茫的小A:
看了很多相关信息,我觉得自己是轻度的双相情感障碍。抑郁期或者躁狂期那种要疯掉、要爆炸的感觉g5308w,包括会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这些我都有残晋。试着向亲近的人描述过,没人懂得那种感觉,都说我根本不是。所以我自己也动摇,包括其实从内心是害怕自己得病的。
#我们想对小A们说#
声音空灵的草木君:
我一般也是劝说就诊,拿出自己的经历供他们参考。如果对方实在有困难的话,可以陪伴,提供给他们可参考的信息。可以减少无知带来的惶恐。
一个乐活的小双相:
怀疑自己在精神上出现问题的话,赶紧去医院,不要自行诊断。不同的精神疾病会有相似的症状,所以不应该自己给自己确诊,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去做!若患病,听大夫的话,积极配合治疗!
Emile:
手滑忍不住去做心理测试其实可以理解啦。网上确实可以免费做一些医院使用的量表,但每个人在特定时期都可能测出吓到自己的结果,比如我的室友们在毕业季全体“重度抑郁”、“重度焦虑”,但这些只是一个提醒而不是诊断书。对自检结果感到不安就去看医生张紫炜,有条件的也可以先看咨询师再看医生啦。
你们的大天狗:
我当时是感觉不好黄骅港引航站,想着不可能每个人都是这么撕心裂肺地活着呀,那我肯定得去看病。一边哭着求我妈带我去看病,一边跑去学校心理咨询室求助龙翔仕途,折腾了一两个月才真的去看王琪飞病,然后顺利(白燕升简历?)确诊。但凡是怀疑自己有问题的,先向学校/单位的EAP询问是否需要去医院,前期准备到此为止,陈子湄不要试图自我诊断。尽快就诊是正道。非常抗拒就诊的时候,尽快寻求亲友介入。

去医院就诊只是一个开始吧。以前的数据是确诊为双相平均需要八年,现在似乎大部分人都是首诊就确诊为双相了,不知道是诊断的依据越来越明晰呢?还是医生矫枉过正呢?不过这不能构成我们抗拒治疗的充分理由柯家豪。如果严重不信任现在的医生了,那就换到合适的为止呗。
晒晒太阳读读诗:
轻躁狂不容易发觉,诊断的过程很漫长。测试医生说有这种倾向末世血灾,所以也一直在用双相的药王传福老婆,感觉还可以。以前吃过一段时间的草酸我的魍魉暴君,感觉没多大改善。有些双相要很久才能诊断,我也是在诊断的路上,希望明天会越来越好(?ˇ?ˇ?)
欣喜若狂的小N:
确诊的时候松了口大气哈拉十诫,我终于不用怀疑自己有病了,给自己棺材板上钉钉的感觉真好(?▽?)Emile祝你清明节快乐...
疯狂的兔子:
双相很难诊断,我的确诊过程很漫长,但终于确诊的时候,我还是有一些难接受斯塔久。去年八月,我因为割腕开始接受治疗。大夫一直“怀疑”我是双相,但又很难确定,就以单相抑郁为主地治疗。但是过程真的太痛苦了汽修哥,不停换药,不停检查。一直到现在,我对自己的病都没有”你们希望的”那么有信心,但我依旧听医生的话按时吃药、复诊,也许算是自我催眠地相信自己会好起来。不管你是谁或者在哪个角落打起黄莺儿,我都希望你可以尽快就诊总裁的诱惑,生病了能接受正确的治疗是不幸中的万幸。祝好。

查克拉满满的少女:
我至今不相信一切人的评论思君如明烛,包括医生的,因为我害怕这一切都是我不知不觉中演出来的。不过我觉得去医院还是非常有必要的。虽然我是觉得量表没啥用,但是在跟医生的沟通中,我们会或多或少可以获得一些令人安心的消息。
小A还有一个烦恼:
自己是最了解自己的,自己都将信将疑、迷茫无措、无法表达出来的事情,怎么指望一个外人或者医生就能给出正确的答案呢?即使给出答案,自己会真正相信吗?
Emile的回应:
就算这一切都是我演出来的好了,那些我不确定是否真的发生的事和是否真的感受到的情绪,全都只是我的人物背景,而不是剧本。在我害怕自己演得不像双相患者时(在我终于感到正常感到平和喜悦时),我干嘛要思考人设然后强迫自己做出符合双相人设的事?特喵的又没人给我演出费!是真的还是演的,其实真的无所谓。
关于“正确的答案”,你有没有想过,“正解”真的存在吗?也许并不存在,这只是个授权问题。我的生活出现困难了,我授权给医生来定义原因和解法。也许几十年后发现我不是双相、我好起来跟药物治疗无关,但我不在乎。
被明确诊断后,我浏览再多的精神科信息也只需要把它们翻译成一句话:“我被确诊为双相,我需要吃药。”

编辑:Emile
欢迎扫描二维码鼓励作者~

-FIN-
欢迎关注原创公众号:双相躁郁世界
ID: bipolar_world
用不一样的眼光看待世界
双相躁郁世界的工作人员、写手、读者投稿原创作品,以及展出摄影作品、绘画作品,均为原作者及公众号所有猎艳宝典,
未经同意禁止转载。
我已加入“维权骑士”
(rightknights.com)的版权保护计划。
合作、投稿、转载与联系方式
请点击公众号菜单
公益双相-->联系我们
分类: 全部文章 喜欢: 32